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科技哲学教研室 >> 人大科哲 >> 学界交流 >> 学术信息 >> 正文
[170517]人大“当代科技哲学前沿系列讲座”第五讲:安德森
  作者:pst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5-23    
】【】【

 

 

2017517日(周三)17:00-19:00,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科学技术哲学教研室主办的“当代科技哲学前沿系列讲座”(第五讲)在人文楼600会议室举行。美国哲学家、历史学家道格拉斯安德森(Douglas Anderson)教授于了题为“美国哲学对技术的爱与憎”(American Philosophy’s Love/Hate Relationship with Technology)的讲座。此次讲座由美国技术哲学家、新奥国际杰出教授、人大特聘教授卡尔•米切姆(Carl Mitcham)主持,法国哲学家、社会学家丹尼尔塞瑞祖埃尔(Daniel Cerezuelle)教授进行评议,人大、清华、中科院等20余名师生参加。

首先,安德森教授通过回顾美国著名的两个哲学运动“美国超验主义(American Transcendentalism)”(1830-1850)和“美国实用主义(American Pragmatism)”(1880-1930)的历史,指出两个运动具有一定程度的相似性。两个运动的主要代表人物,分别以梭罗(Henry David Thoreau)和皮尔斯(Charles S. Peirce)为例,都从事(且乐于从事)一定程度的技术学习和工作,但是同时对技术保持自律和审慎的态度,前者认为技术可能将人从其为人的基础中抽离出来,同时技术为人带来的代价也可能多于其成果。后者认为一个新的技术物的产生同时也提供了探求其实用意义的机会,例如:技术会对将来的行为习惯产生何种影响以及技术开启了何种可能性等。

其次,讲述了超验主义和实用主义对美国环境哲学产生的影响,代表人物分别为缪尔(John Muir)和平肖(Gifford Pinchot)。安德森教授以赫奇水库(Hetch-Hetchy)为例,指出1901年之后,两种运动及其影响开始产生分歧。缪尔为美国环境思想提供的思路是反对在荒地上进行技术开发;而平肖作为林务官(forester)更关心森林的使用价值和森林管理,而不是其内在价值与美学意义。此外,安德森还以卡逊等人为例,简要介绍了美国现今环境哲学与科技有关的研究现状。

最后,安德森总结了此次讲座的主要观点。他认为:一、通过对环境问题的关注,美国如今仍维持着与技术创新相关的爱憎关系;二、超验主义和实用主义的建议并不是创新之举,但是却是合理的。例如这些建议提醒我们:不要仅仅因为“你能”而去使用和创造以及对世界的实际掌控源于对“何所用”的自律以及“何所造”的反思;三、美国文化的失败在于既没有意识到梭罗的意见,也没有遵照实用主义对(技术)长远影响的建议。而这些失败部分地导致了美国六七十年代的环境关怀和反技术运动。

丹尼尔在评议中认为此次讲座所描述的情况以及提出的问题不仅存在于美国,人通过技术建立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如此严峻,以至于必须去面对可能会发生什么、可能产生什么影响以及什么是更好的生活等问题。此外,还以与缪尔的个人交往为例,加强了安德森对后者思想的论证。 (张亢供稿)
打印】  【关闭】  【返回
Copyright © 2010-2014 Philosoph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科技哲学教研室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216924号;京公网备110108007581